关闭

用户登录
欢迎访问农民工在线网!  人员查询 注册 | 登录 |  收藏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农民工生活 >

用人不善,老板沦为负债百万打工仔

时间:2019-02-18 来源:河北农民报 作者:佚名 浏览量:86794


2019年初,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螃蟹网络)的一则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在网络流传。文章中,螃蟹网络创始人尹柏霖控诉称,其前员工燕飞宏在游戏上线测试当天,锁死服务器与电脑,并恶意失踪,最终导致项目失败。作为项目创始人的尹柏霖,也沦为负债百万的打工仔。

众所周知,由于游戏版号的限制,2018年可以说是游戏行业的冰封期,再加上创业融资环境与前几年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,企业在寻求外部融资的同时更要自救。因此在游戏版号开放审批的节点上,曝出初创游戏公司因程序员锁死服务器与电脑导致项目失败,显得格外可惜。

为何一个研发多时的游戏会因为一个仅入职3个月的程序员而失败?1月23日,尹柏霖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燕飞宏恶意失踪打乱了项目排期,而且由于燕飞宏没有交接工作,导致项目长期停摆。游戏测试上线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过程,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事情。

程序员被指锁机跑路

根据尹柏霖的描述,事发当天中午全体员工都在等燕飞宏一个人开会,而燕飞宏以正在修BUG为由多次拒绝会议邀请。尽管后来尹柏霖亲自邀请,燕飞宏仍然不理不睬,双方发生短暂争吵,燕飞宏摔键盘走人。直到下午游戏测试时多方联系不上他,才知他已离开公司。

对于燕飞宏的动机,尹柏霖在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里归结为报复。尹柏霖称:燕飞宏在3个月的就职期间,官僚主义严重,与同事不能和睦相处,出于报复心理,于我司游戏数干人测试当天恶意失踪,锁死服务器与电脑,拒不交接工作。

当初之所以会招燕飞宏进入公司,按照尹柏霖的说法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形势所迫。据尹柏霖介绍,在公司的预算里,后端就只有一个人,之前公司也只有一位负责人,不过这位负责人跟同事相处得很好,奈何身体出了问题,跟妻子孩子离开深圳,回老家养病去了。当时正值游戏上线前夕,急于用人,没有这个后端项目会全部停摆。情非得已之下,尹柏霖通过朋友认识了燕飞宏。

当时公司已经停摆,我总不能让后端卡着进度吧,所以就把他招进来。第一个月是完全看不出来的,没想到第三个月就出现测试当天手机关机跑路这种情况。尹柏霖说道。

如今,螃蟹网络的现状是项目已死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。由于燕飞宏与螃蟹网络签订有竞业禁止协议,螃蟹网络正在启动相关的法律程序。

对于公司最后的境遇,尹柏霖在知乎上发文,毫不避讳地称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,对于整件事也负有很大责任,其给自己列了几点罪状:管理不善,轻信他人。

项目耽搁8个月

回顾事件的发展,从2017年底前员工燕飞宏在测试当天锁死服务器与电脑并恶意失踪,到项目失败及2019年初的曝光,中间经历了一年多的挽救期。

因此,也有部分网友质疑入职三个月的程序员搞黄项目的真实性,更有人猜测燕飞宏是尹柏霖为项目失败找的背锅侠。此前,燕飞宏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否认了尹柏霖对他锁死服务器的指责,称没有那个能力把服务器锁掉,服务器是云服务器,是由他(尹柏霖)掌控的。

尹柏霖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由于自身不是技术人员,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表述得非常清楚。我说的锁机、锁服是指电脑跟密码没有经过任何的交接,电脑跟密码也不告诉我们,服务器是打不开的。我们追究燕飞宏的是他拒不交接工作。

据尹柏霖介绍,燕飞宏突然离开后,项目停摆了很长一段时间,公司需要重新招聘技术人员理清原来的代码、修复服务器及找回电脑密码。而游戏上线测试推迟导致之前投放的广告、预约的广告位等,都没办法发挥其原有的作用。

有业内人士分析称:游戏上线第一天极其重要,很多玩家在等着,还有游戏测评师等出稿,如果上线初始顺风顺水,基本就是好做了。但是推迟之后,在玩家心目中的印象损毁严重,可能会导致坏口碑在玩家圈传播开来。而且对于小公司来讲,推迟上线造成之前买量的投入基本没有产出,后续的买量也是一个巨大的成本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螃蟹网络后端只有一个程序员,尹柏霖强调:代码是别人写的,之前他过来的时候是有交接的,所以他能够理解代码。但是他没有交接工作,新来的程序员没办法开展工作,中间耽搁了8个月的时间,在这段时间里,每个月我们都要投入十多万到二十万的营运成本。

对于尹柏霖的这种说法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也曾试图联系燕飞宏方面进行核实,但最终无果。

近日,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螃蟹网络)的一则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在网络流传。文章里,螃蟹网络创始人尹柏霖控诉称,其前员工燕飞宏在游戏上线测试当天,锁死服务器与电脑,并恶意失踪,最终导致项目失败。作为项目创始人的尹柏霖,也沦为负债百万的打工仔。

众所周知,由于游戏版号的限制,2018年可以说是游戏行业的冰封期,再加上创业融资环境与前几年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,企业在寻求外部融资的同时更要自救。因此在游戏版号开放审批的节点上,曝出初创游戏公司因程序员锁死服务器与电脑导致项目失败,便显得格外可惜。

但该事件也引发了不少网友质疑,为何一个研发多时的游戏会因为一个仅入职三个月的程序员而失败?

1月23日,尹柏霖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对上述质疑进行了回应。尹柏霖表示,燕飞宏恶意失踪打乱了项目排期,而且由于燕飞宏没有交接工作,导致项目长期停摆。游戏测试上线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过程,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事情。尹柏霖强调。

程序员被指锁机跑路

根据尹柏霖的描述,事发当天中午全体员工都在等燕飞宏一个人开会,而燕飞宏以正在修BUG为由多次拒绝会议邀请。尽管后来尹柏霖亲自邀请,燕飞宏仍然不理不睬,双方发生短暂争吵,燕飞宏摔键盘走人。直到下午游戏测试时多方联系不上他,才知他已自此离开公司。

对于燕飞宏的动机,尹柏霖在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里归结为报复。尹柏霖称:燕飞宏在3个月的就职期间,官僚主义严重,与同事不能和睦相处,出于报复心理,于我司游戏数干人测试当天恶意失踪,锁死服务器与电脑,拒不交接工作。

当初之所以会招燕飞宏进入公司,按照尹柏霖的说法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形势所迫。据尹柏霖介绍,在公司的预算里,后端就只有一个人,之前公司也只有一位负责人,不过这位负责人跟同事相处得很好,奈何身体出了问题,跟妻子孩子离开深圳,回老家养病去了。当时正值游戏上线前夕,急于用人,没有这个后端项目会全部停摆。情非得已之下,尹柏霖通过朋友认识了燕飞宏。

当时公司已经停摆,我总不能让后端卡着进度吧,所以就把他招进来。第一个月是完全看不出来的,没想到第三个月就出现测试当天手机关机跑路这种情况。尹柏霖说道。

如今,螃蟹网络的现状是项目已死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。由于燕飞宏与螃蟹网络签订有竞业禁止协议,螃蟹网络正在启动相关的法律程序。

对于公司最后的境遇,尹柏霖在知乎上发文,毫不避讳地称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,对于整件事也负有很大责任,其给自己列了几点罪状:管理不善,轻信他人。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项目耽搁八个月

回顾事件的发展,从2017年底前员工燕飞宏在测试当天锁死服务器与电脑并恶意失踪,到项目失败及2019年初的曝光,中间经历了一年多的挽救期。

因此,也有部分网友质疑入职三个月的程序员搞黄项目的真实性,更有人猜测燕飞宏是尹柏霖为项目失败找的背锅侠。此前,燕飞宏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否认了尹柏霖对他锁死服务器的指责,称没有那个能力把服务器锁掉,服务器是云服务器,是由他(尹柏霖)掌控的。

尹柏霖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由于自身不是技术人员,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表述得非常清楚,我说的锁机、锁服是指电脑跟密码没有经过任何的交接,电脑跟密码也不告诉我们,服务器是打不开的。我们追究燕飞宏的是他拒不交接工作。

据尹柏霖介绍,燕飞宏突然离开后,项目停摆了很长一段时间,公司需要重新招聘技术人员理清原来的代码、修复服务器及找回电脑密码。而游戏上线测试推迟导致之前投放的广告、预约的广告位等,都没办法发挥其原有的作用。

有业内人士分析称:游戏上线第一天极其重要,很多玩家在等着,还有游戏测评师等出稿,如果上线初始顺风顺水,基本就是好做了。但是推迟之后,在玩家心目中的印象损毁严重,可能会导致坏口碑在玩家圈散播开来。而且对于小公司来讲,推迟上线造成之前买量的投入基本没有产出,后续的买量也是一个巨大的成本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螃蟹网络后端只有一个程序员,尹柏霖强调:代码是别人写的,之前他过来的时候是有交接的,所以他能够理解代码。但是他没有交接工作,新来的程序员没办法开展工作,中间耽搁了八个月的时间,在这段时间里,每个月我们都要投入十多万到二十万的营运成本。

对于尹柏霖的这种说法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也曾试图联系燕飞宏方面进行核实,但最终无果。

【作者:宗旭】 (编辑:文静)

分享到
[关闭][置顶]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农民工在线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
北京中农兴业资讯中心主办--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--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 

农民工在线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4-2019 nmgzxw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
京ICP备14046595号-18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1号

联系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 联系电话:010-56021299 15300034646 监督电话:18610056221

业务QQ: 客服QQ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