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用户登录
欢迎访问农民工在线网!  人员查询 注册 | 登录 |  收藏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农民工生活 >

对中央阳奉阴违 明码标价卖官——“球书记”落马记

时间:2019-02-18 来源:河北农民报 作者:佚名 浏览量:73082

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深耕陕西官场15年,所涉及问题遍布多个领域

2019年1月15日晚间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,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(图/中新)

现年68岁的赵正永,祖籍安徽马鞍山,2001年由皖入陕。在陕西官场侵淫15年之后,2016年3月28日,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,调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两年后的2018年3月,赵正永正式退休。

退休后,赵正永很少现身公共视野。最近一次,是在2018年7月3日,赵正永雨中前往西安市名刹香积寺参访,当地人称,去过香积寺,平安又无事,事实证明,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。

接近赵正永的人士透露,赵正永退休以后,经常出入固定的几个佛堂。参佛悟道之余,他的爱好还包括打网球和练习书法。

事实上,有关赵正永被调查的消息,两年前就在坊间流传,此次传闻被坐实,早先亦有迹象。

赵正永退休四个月后,针对秦岭北麓违规别墅问题,中央成立专项整治工作组,并由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坐镇。2019年1月9日,央视播出专题片,详细介绍了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,片中,相关官员都出镜检讨,唯独不见赵正永。

2018年12月26日,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微博称,陕北千亿矿权案二审部分卷宗在最高院本部丢失,此案也和赵正永密切相关。

20天内,千亿矿权案卷丢失与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集中被披露,风口之下,赵正永注定难以独善其身。

赵正永深耕陕西官场15年,所涉及问题遍布多个领域,就在其被宣布调查的同时,另有多名陕西官员被带走协助调查,包括两名副省级官员,以及两名正厅级官员。

五十入陕

1951年3月,安徽省马鞍山一户普通矿工家庭,一个男婴呱呱落地。度过安逸的少年时代,赵正永跟多数同龄人一样,将成年时赶上了十年浩劫,卷入上山下乡的洪流中。

1968年11月,17岁的赵正永来到安徽省宣城地区水阳公社插队,以知青身份当了两年农民。此后,赵进入安徽省马钢公司修理部机动车间工作,当过铆工和钣金工。

当了四年工人后,1974年10月,赵正永进入中南矿冶学院(现中南大学)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学习。毕业后,赵正永得以进入马钢公司干部序列,从此踏入仕途。

经过20多年的摸爬滚打,2000年6月,时年49岁的赵正永已官至安徽省政法委书记,兼任公安厅厅长。

知情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因为赵正永性格强悍,引起诸多同僚的不满,因此始终未进入安徽省委常委序列。

安徽官场不顺,赵正永另谋出路。2001年6月,50岁的赵正永调任陕西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四年后,转任陕西省委常委、副省长、党组副书记。

多位陕西官员透露,赵正永在陕保持其强硬的工作态度,不但在同僚之间如此,甚至直接插手一些经济纠纷,乃至干预司法。

最具有代表性的事件,则是媒体既往报道中的榆林百亿国有煤矿疑被一亿元贱卖、陕西省政府致函施压最高法女港商拥上千亿元煤矿6年纳税35元等事件。

《财经》记者调查发现,上述三起事件,其中两则涉及女港商刘娟。在赵正永不遗余力地支持下,刘娟不仅完成了对波罗井田争议矿权的审批,并多次尝试将矿权转让获利。

插手经济纠纷

2006年,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凯奇莱)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(下称西勘院)因合作勘查合同产生纠纷,该案诉讼历时12年,因双方争夺的探矿权价值已升至千亿元,被坊间称为千亿矿权案。

波罗井田位于陕北榆横矿区北区,潜力诱人。陕西省发改委相关文件显示,波罗井田面积339.2平方公里,煤炭地质储量达15.68亿吨,可开采量10.98亿吨。

2002年7月,西勘院取得波罗井田普查的探矿权,面积279.23平方公里,有效期至2005年4月25日。后经延续与变更,勘探面积拓展至340平方公里。

凯奇莱于2003年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。双方约定,凯奇莱支付西勘院前期勘探费用1200万元,后者同意前者拥有勘查成果80%的权益。随后,双方对波罗井田进行详查及精查,并对该矿区的探矿权经法定评估机构评估后,报送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备案。

合同签订后,却遭到赵正永等人的干预,终酿成一起旷日持久的矿权纠纷。

2003年10月20日,陕西省政府第21次常务会议纪要形成决定:陕北尚未登记探矿权的煤炭资源,一律由省政府安排登记直接掌握,由省政府安排财政资金开展勘查;对于此前已给予探矿权的单位,一律视作代表政府实施勘查,探矿权人无权处置探矿权,其探矿权是否转让、转让给谁、如何转让,一律由省政府根据基地建设总体规划和转化项目落实情况作出决策。

然而,2006年4月14日,在与凯奇莱签订合同在先的情况下,西勘院又与香港益业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(下称香港益业)签订关于波罗井田的合作勘查合同书,纠纷由此而起。

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认为,正是在赵正永的安排下,西勘院将波罗井田一女二嫁。香港益业获得波罗井田探矿权后,转手卖给境外公司,作价21亿元。

2006年5月,屡次协商无果之下,凯奇莱以违约为由,将西勘院起诉至陕西省高级法院,请求判令对方履行合同。五个月后,陕西省高院一审判决凯奇莱胜诉,理由为,双方2003年所签合作勘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,内容不违反法律、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应认定合同有效。

西勘院对此不服,上诉至最高法院。最高法院审理该案期间,2008年5月4日,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向最高法院发出一份《关于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》(下称《情况报告》),内容包括西勘院与凯奇莱的合同没有完成备案,没有实施,应属无效合同;省高院一审判决对引用文件依据的理解不正确;执行一审判决将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等。

《情况报告》还提到,如果维持省高院的判决,将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,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。

知情人称,2008年4月底,时任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(后因受贿罪被判无期)曾邀请陕西省政府官员到最高法院商议案情,这为陕西省政府后来发送《情况报告》埋下伏笔。

2009年11月4日,最高法院作出裁定,撤销陕西省高级法院一审判决,将该案发回重审。

知情人透露,《情况报告》被媒体披露后,陕西省委向中央办公厅作了汇报,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作出批示,要求正确引导舆论。

干预司法

2010年8月30日,已升任陕西省代省长的赵正永主持召开省政府专题党组会,决定由省监察厅会同省法制办、省工商局组成调查组,对凯奇莱与西勘院纠纷进行专项调查。

调查组的结论认为,为规避陕西省政府21次常务会议决定,这份合同属于双方串通蓄意违规签订虚假合同的行为,所以该合同属无效合同。此时正值陕西高级法院对千亿矿权案的重审期间,调查组的认定,事实上成为政府代替法院判案的例证。

2010年11月3日,赵正永再次安排召开了涉及千亿矿权案的省政府党组专题会议。会议指出,陕西省政府办公厅、省法制办、省高院、省公安厅、省国土资源厅、省工商局、省地矿局等单位要高度重视,按照会议精神和具体要求,积极对涉及本单位的有关问题进行查纠,按期落实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。

《财经》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,2010年11月29日,按照陕西省纪委监察厅的要求,陕西省高级法院纪检组对审理西勘院和凯奇莱合同纠纷案的2006年原一审审判人员立案查处,并对发回重审过程全程督办。

2011年3月30日,陕西省高级法院作出重审判决,认为西勘院与凯奇莱为了规避21次会议纪要恶意串通,损害国家利益,判定双方合作勘查合同无效。

判决下达的第二天,陕西省监察厅即向赵正永上报了波罗井田矿权纠纷调查情况的报告。报告内容之一,是对凯奇莱涉嫌违法犯罪的查侦和对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事项,拟请省公安厅督导榆林市公安局尽快查侦结案。

凯奇莱不服,于2011年4月29日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。上诉期间,榆林市工商局对凯奇莱公司立案,撤消了该公司的工商登记,并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,将案件移交榆林市公安局。

2011年8月19日,赵发琦被榆林市公安局以涉嫌虚构注册资本罪刑拘,在看守所关押133天后被取保候审,后由榆林市中院宣判无罪。

知情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赵正永指令工商局注销凯奇莱,目的是使其丧失波罗井田矿权案的主体权,无法推进诉讼程序。其间,凯奇莱就撤销营业执照等发起行政诉讼,榆林市中级法院裁判认为,榆林市工商部门对凯奇莱的处罚违反国家法律法规,2013年,凯奇莱营业执照得以恢复。

2013年11月25日,最高法院裁定中止千亿矿权案诉讼。2015年10月,凯奇莱向最高院申请恢复审理。

2017年1月12日,最高法院公开审理该案,同年12月16日,作出终审判决,认为陕西高院的重审判决认定事实、适用法律均有错误,判定西勘院与凯奇莱的合作勘查合同有效,双方继续履行。

历时12年,千亿矿权案又回到原点。但是,该案进入执行阶段后,因为最高法院判决书内未明确合同履行的具体内容,导致一年内判决未得到执行。

2018年12月26日,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上发文: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两年至今无下落。

2019年1月8日,针对千亿矿权纠纷案卷宗丢失等问题,由中央政法委牵头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、最高检察院、公安部参加,成立联合调查组依法依纪开展调查。

能源腐败盖子

赵正永插手千亿矿权案并非偶然,其主政陕西期间,长期负责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方面工作,在陕北煤炭资源整合,以及矿区地质灾害治理过程中,均留下足迹。其时,恰逢中国煤炭市场迎来黄金十年。

2017年2月至4月,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省开展巡视回头看。同年6月8日,巡视组在向陕西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的情况时,提到陕西矿产资源探矿、开采、经营及国有公司增资扩股的腐败问题还没有揭开盖子。

实际上,陕西煤炭产业长期由赵正永把控。在赵正永极力庇护之下,即便是重特大事故,也能将其平息。

2011年8月4日,陕西韩城禹昌煤矿透水事故发生后,有多名矿工失踪。此后,水又灌入韩城矿业桑树坪煤矿,导致这个国有重点煤矿全面瘫痪停产,直接经济损失高达数亿元。

然而,韩城透水事故过去数年,事故调查报告至今未公开。知情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煤监局迟迟不出调查结果,并决定隐瞒事故损失,降格处理此次事故,其幕后主使者就是当时陕西省省长任上的赵正永。

另外,从2006年开始,煤炭储量惊人的榆林府谷三道沟煤矿在未取得开采手续的情况下,裸营十多年,获利匪浅。而作为长期分管能源的官员,赵正永明知其手续不全,却睁一眼闭一眼。

2015年3月27日,第十三次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座谈会在榆林召开,还在陕西省委书记任上的赵正永出席会议。他提出,陕西国土资源厅负责,尽快办理三道沟煤矿采矿许可证。同年9月9日,三道沟煤矿才终于取得采矿许可证。

榆林煤监局一位工作人员透露,直至今日,三道沟煤矿是否已经通过验收,是否已经取得煤矿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,有关方面尚未正式确认或公布,引发外界猜测质疑。

操纵人事

赵正永任陕西省委书记期间,人事程序亦存在不规范,据知情人透露,其问题包括用人搞小圈子搭天线。

比如,陕西省委常委会研究干部共28批次,有16批次在没有作出党风廉政意见、个人有关事项核查、信访举报等结论的情况下就上会研究。

另外,在赵正永主政陕西期间,有42名任期不满3年的市县党政正职被调整工作岗位。有的干部火箭式提拔、点卯式工作,更有人毕业后10年经历8个岗位,就提拔至副厅级。

赵正永酷爱打网球,坊间戏称其为网球队长,拥有大约数十人的网球朋友圈。有不少官员投其所好,苦练网球技术,意在获得赵正永的青睐。

在赵正永的带领下,本属冷门的网球运动,在陕西官场逐渐兴起。一时间,西安的网球教练和场地都不够用,甚至有专业选手重金获邀,陪赵正永比赛。

据陕西一位厅级官员透露,当年,陕西燃气集团主要负责人为了取悦赵正永,耗资400多万元建起了气膜网球场。岂料,赵正永去过两次,觉得太过于显眼,就再也未去。此后,网球场基本处于闲置状态。

随着网球运动的流行,各项赛事也相继落地。2012年3月23日,由陕西省体育局主办的陕西省领导干部网球赛暨业余网球公开赛,在陕西网球中心举行。共有353名网球爱好者报名参赛,其中省部级官员6人,厅局官员67人,赵正永最终获得亚军。

知情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曾任陕西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的张仁华,便是赵正永网球朋友圈成员之一。因为这层球友关系,2014年1月,张仁华调任陕西日报传媒集团总编辑,后转任社长。

2018年4月4日,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通报称,张仁华严重违纪,对其进行立案审查。通报中提到,张仁华身为党员领导干部,理想信念丧失,纪律意识淡漠,严重破坏所在单位政治生态,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、不收手,性质恶劣、情节严重,应予严肃处理。

除了张仁华,先后接受调查的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,及陕西省委原秘书长钱引安,皆为赵正永网球朋友圈成员。

有知情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胡志强落马后,买官卖官问题逐渐显现,甚至到了明码标价程度。一些经济发达的区县人事,基本都是赵正永说了算,要想在这些区县当一把手,没有3000万元想也别想。

2018年8月6日,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,陕西省纪委原预防腐败室主任胡传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胡传祥祖籍安徽,系赵正永的外甥。随后,天地源股份有限公司(600665.SH)总裁李炳茂、副总裁马小峰,因涉及此案先后被带走调查。

应付秦岭别墅整治

2019年1月9日,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专题片《一抓到底正风纪》,回顾了整个秦岭违规别墅整治始末。

违建别墅是表象,不讲政治是根本,专题片中,负责调查秦岭违建别墅的中纪委副书记、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如是定性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四年前,针对秦岭北麓西安段违建别墅问题,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先后多次作出批示。但是,陕西省市区三级主要官员,把重要批示层层空转,并未认真落实查处。

2014年5月13日,习近平就秦岭别墅问题作出第一次批示,要求陕西省关注此问题。两天后,陕西省委办公厅收到中办督察室转来的批示。但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(赵正永)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,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,只是简单批转: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,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。

直到同年6月10日,西安市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。调查一个月后,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汇报称,秦岭违建别墅完全查清,共有202栋。陕西省委对此报告并未进行核实,直接引用数据向中央进行报告。

2014年10月,习近平第二次作出批示,务必高度重视,以坚决的态度予以整治,以实际行动遏止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蔓延扩散。这一次,赵正永仍然只是在省委常委会上提出原则性要求,希望西安市认真落实。

中央纪委八室主任陈章永认为,陕西省委在贯彻落实总书记的第二次重要批示过程当中,给人的印象是会议有传达、领导有批示、工作有督察、结果有报告。但通过深入调查发现,这些传达、督察、报告当中,存在着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问题。

2018年7月,习近平对秦岭违规别墅再作批示: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,彻底查处整而未治、阳奉阴违、禁而不绝的问题,这已是针对这个问题的第六次批示。

随后,中央整治工作组调查发现,2014年对202栋违建别墅整治之后,秦岭北麓仍然不断出现违规新建别墅达600余栋,其中包括群贤别业、达观天下、草堂山居、山水草堂等别墅项目,甚至成为西安高端房产的代表。

(中央整治工作组调查发现,2014年对202栋违建别墅整治之后,秦岭北麓仍然不断出现违规新建别墅达600余栋。图/视觉中国)

目前,秦岭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栋违规别墅被列为查处整治对象,包括位于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村的超级别墅,该别墅占地14.11亩,院内装饰考究,存有大量文物。

陕西多位官员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有数十位处级以上官员因秦岭违规别墅被调查,成为塌方式腐败样本。

转自财经杂志

分享到
[关闭][置顶]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农民工在线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
北京中农兴业资讯中心主办--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--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 

农民工在线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4-2019 nmgzxw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
京ICP备14046595号-18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1号

联系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 联系电话:010-56021299 15300034646 监督电话:18610056221

业务QQ: 客服QQ: